位置:首页 > 志愿填报 >

整本书阅读,怎么教?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12-27 04

整本书阅读读什么?又该怎么教?于2018年1月发▓布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把“整本书阅读与研讨”作为高中语文课程的第一个任务群△,且贯串必修、选择性必修、选修课程。近两年来,语文教学领域也在不断探索“整本书阅读”的方法和策略。12月18日,“语文核心素养背景下的ф整本书阅读教学”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200余名自全国各地的教研员、Ⅺ中小学校长◐及骨干教师共同探讨了“整本书阅读”教学的前沿理念,交⿶流了阅读教学的成果与经验。

阅读课程的建构

整本书阅读就是带着学生从头到尾读完一本书吗?当然不是。在有限的课堂时间里,教学策略就显得卍尤为重要。北京教育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吴欣歆认为,整本书阅读活动的设计应遵循“基于目标,指向文本,突出统整”三大原则。在此基础上,可以运用经典重读、内容重构、捕捉闪回、对照阅读、跨界阅读等策略来引导学生进行整本书阅读。“兴趣很重要,义务和责任动机也同样重要,将三者结合在一起才能⌒有持续的阅读动力。” ▀吴欣歆说道。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煜辉提倡整本书阅读专题教学,即以“专题”为统领,基于语文学科特定领域下的核心阅读材料,指导学生建构并解决研究问题、撰写完成研究论文等学习成果的教学方式。他建议,在专题教学的实施中,︰可以通过问○题处置课把握教学起点,通过个案教学法掌握教学重点▇█,在此基础上,通过指导和评价巩固√教学支点Σ。

河北省教育科学研究所高中室主任张瑾琳指出,整本书阅读应在遵循课程标准的基础上研究学情、课程和教学。学情研究的重点在于提出和讨论真实、具体、动态的问题;课程研究的重点在于研究并吃透本课在单元、学段的教学价值及内容;教学研究需把握积累性内容、理解性内容、分析性内容和拓展研究性内容四个主要的教学价值取向。

北‖|京市第一〇一中学语文教师杨☼海威针对学生阅读整本书的三大难题——无趣艰∫涩,难以入读;半途而废,无法坚持;认识肤浅,收获寥寥,提出三大课型:阅读心理导入课,过程监控反馈课和作品深化分析课。他指出,阅读心理导入课旨在生活与经典之间建立起桥梁,激活共鸣感、→好奇心和求知欲;过程监控反馈课需Γ依据章节的特色,选择匹配的监控方法,通过学生的反馈,确保其顺利读完全书;作品深化分析课要从学生疑问出发,以学习活动引领深思,实现学生对作品的深度开掘及有效拓展。

教师成为课堂设计师和学术总顾问

在具体的阅读教学ц实践ξ中,教师该如何定$位自身角色?河北省教育科学研究所高中室主任张瑾琳指出,阅读教学中有三个意识:作者的写作意识、学生的学习意识和教师的教学意识。教师在教学۞中,在教学主∪导的基础上,要注重培养学生的读者意识、文体意识以及独立感受,从而在理解文本、体验分析的基础上组织教学。“因此,教师要站在课程的高度,充分掌握学情的基础上设计学习环节和教学活动,设计符合学生基础的学习任务,制定明确的自主学习目标、任务、方法Ψ、评价;依据课程目标和学情,创造性地使用教材和学习材料。” 张瑾琳说道。

由此看来,在整本书阅读的۩教学中,教师是一个阅读者的角色,不仅要深度阅读教材所规定的精读书目,还要通读教材所规定的泛读书★目,广读当前流行的学生喜爱的书目,以便随时随地有效参与学生喜爱的自选书目的研讨交流,然后再是问题制造者和活动设计■者的角色。这样,教师才能在对整本书有自己的理解、感悟、评价、质疑基础上,提出专题目标、引导学生深入思考讨论与交流,±以自己的阅读经验,平等地参与交流、┖讨论。

正如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煜辉所说,当前的整本书阅读教学&对教师素养提出了更新的挑战,教师不再是传统的课堂操控者,而是成为了课堂设计师,学生的伙伴和向导、教练和裁判,甚至成为学术总顾问。

从ↈ“化整为零”到“化零为整”

为什么要读整本书?整≈本书阅读所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北京教育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吴☆欣歆指出,整本书阅读可以锻〩炼学生长久关注、系统思考和综合发展的能力以及意志力、思考力、联结力和∴判断力。“整本书阅读的目标Ⅰ是促进人的发展,其中包括训练阅读行为和提高认知水平。” 吴欣歆说道,“良好的◇阅读行为,需要持续、稳定、有选择、有兴味,在此基础上,通过事实性阅读、解释性阅读、建构性阅读和发展性阅读中提高认知水平。”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煜辉认为,整本书阅读与研讨任务群最终要达到的学习目标是——读过、读懂和会读。读过,即通过引章摘句建构这本书的╩阅读经验,形成个人的阅读记忆;读懂,即通过研习讨论阐述这本书的解释性๑理解,形成深度阅读领域;会读,即掌握这类书的阅读方法,形成学习型阅读能力。

国家教材委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博士生导师、教材研究院院长韩震强调,整本书阅┙读教学旨在引导学生在意义飘零的时代进行有意义的阅读,在泛意义时代进行深层次阅读,在碎片化时代进行整体性阅读。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版)》在“整本书阅读与研讨”的教学提示中指出:“阅读整本书,应以学生利用课内外时间自主阅读、撰写笔记、交流讨论为主,不以教师的讲解代替或限制学生的阅读与思考。教师的主要任务是提出专题学习目┒标,组织学习活动,引导学生深入思考、⿻讨论与交流。”因此,整本书阅读不只局限于一本书或几本书的阅读,也不是片面强┚调“学科意识”۩..的阅读。整本书阅读是既有导向性又有开放性的由课内向课外延伸的自由阅读。在├此意义上,整本书阅读教学的本质也许就在于“化整♨为零”和“化零为整”,引导学生从一本书走向多本书,再从多本书回到一本书。(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彭诗韵)